2024.3.30 重装四明山四尖队医总结--XZ

Previous Topic Next Topic
 
classic 经典版 list 列表 threaded 结构树
13 条帖子 选项
回复 | 结构树
以树状图样式打开这个帖子
|

2024.3.30 重装四明山四尖队医总结--XZ

酒鬼
(回来一直在肝论文,总结晚了十分抱歉,靠着记忆想到哪说到那吧。)
前期准备工作:
选人:与领队组一起选人,过程平平无奇,但是这次发现有人有隐瞒病史的情况,建议黑名单制度尽快建立起来。
准备会:在领队介绍完线路之后,提醒大家有自己特殊需要用药的一定要自己带上。
装备会:在仓库里对着清单找齐药品,同时与陈婧婧一起清理了一些已经过期的或者包装破损的药物。
问题:药品的存放有些乱,就在三四个盒子里面,没有标签也没有分类,需要的药品不好找到;同时还有些已经使用过的直接就丢了一个塑料袋大包在里面,也没拆开归位。药片的存取我觉得需要好好规划一下,毕竟是吃到肚子里的玩意。
出发:
忘记记录时间节点了,压队和副领的记录过程很详细,如果需要用到的可以对着看,如果我觉得重要的节点我就去抄过来。
从第二次走错路开始吧,领队说他前面走不过去了,而我当时所在位置正好有一条岔路,短暂交流之后我就想当然走另一条路去探路了,这条路前面的路面很明显,往前走检查了几次位置也与轨迹重合,就让领队带着人往这边来了。在清理了几处旁边的树枝之后,发现路前面路彻底的被堵死了。我在清理树枝的时候听到压队说下面能走,此刻我的想法是想看看两条路前面有没有交汇,后面发现前面堵死了就让领队带着大家返回了。(这段应该反思,应该跟领队详细确认前面的情况之后再做探新路的打算。)
接下来行走的过程平平无奇,说一下跟我相关的一些处置情况。

首先是在第一次休息之后爬坡的途中,一次小休息,有一个女生手磨破了,给了两个创可贴了;一个男生手划破了,给了一支碘伏棉签,同样是这个哥们说大腿有点抽筋,给了他一枚盐丸补充盐分(同济的老哥,忘了名字,好像叫尹明杰?);有人桃子过敏但是吃了黄桃,将别人给她的黄桃干误以为是芒果干吃掉了,询问之后她只是对桃毛过敏,对桃肉不清楚,给了她一枚氯雷他定备着。

后面是唐佩瑶,在第一次休息后爬坡的过程中,听到领队喊前面需要队医,这时候我就加速跑了过去,看到在蹲坐在路边的唐佩瑶。跟她交流一下之后发现她说话声音、面色并无异常,检查一下他的心率也正常,询问之下也没有头晕等其他不适症状,判断她身体没有出现问题。让她站在旁边靠树上休息,不要蹲坐在路中间,这时候押队赶了上来,她说她走不动,我就让压队带着她走了,我分走她的两瓶水前去追赶大部队。

途中休息的时候提醒大家不要蹲着休息,不要压迫腿部血管,起身的时候要缓慢起身,记得补充盐分,分西瓜霜含片给大家(薄荷的清凉可以减少一些灼热的暑气)。

第一个顶冲顶途中,又遇见同济老哥大腿抽筋,让他在路边坐下,卸包休息,全身放松给他踩了大腿,又给了两枚盐丸和一袋口服补液盐散,踩完恢复之后接着爬坡。看到他只要一根登山杖,我把我的一跟杖子给了他。后面遇到胡雪菲坐在坡旁边等我,她脚磨破了,给了她四枚创可贴,一次贴两枚,其他两枚备用。本来想给个贴的那种大的敷料的,她觉得不需要,我觉得这俩效果都差不多,她舒服就好。到了山顶之后,有不少人找我拿创可贴,没有记具体人数,基本都是两枚一次,因为我装的时候就是那么装的。

后面在下坡的途中,我看很多人畏畏缩缩不敢下的样子,分享了一些下坡的技巧。后面就是平淡的午饭和机耕道徒步。中间有一个小插曲,午饭时间收到陈婧婧的消息,他们在前面的农家那里补给到了水,让我们喝掉唐佩瑶之前分出来的水,并且留了两瓶水在路边。我们走机耕道路过那个农家之后找到了那两瓶水,一瓶1.5L的大瓶怡宝和一瓶0.5L的怡宝,我拿到之后给大家分,从队伍前面问到队尾,加上我自己的喝的,消耗了1.5L,最后大概还剩0.5没人要,但是大家身上还有空的瓶子啊,我劝了让他们把他分掉,但是都“谦让”,我最后就只能作罢了,边走边喝消耗掉了。

在爬三尖山之前,感觉一直都比较平稳,大家聊得也比较开心。爬坡之后在那个大石头前面领队停了一下,听前面说需要队医,我就赶到前面去了,看了一下没什么事儿就大家一起接着往上爬了。在翻过那块大石头之后,往前走了大概三五分钟,发现后面的人跟的很慢,我尝试联系压队想问一下后面的情况,此时发现对讲机失效了。我猜有可能是山体阻隔了信号,就开始在那等人,后面陆续有几个人跟上来了,我让他们慢一点走,不着急注意观察自己的身体状况。这片山脊线只有两侧没长叶子的灌木,几乎没有任何遮挡暴露在太阳下,此刻我看了一下手表显示气温27度。接着山脊线往前走,中间赶上了领队带的那部分人正在休息,我到了之后他们休息好了准备往前走,这时我短暂地休息了一下,也跟着慢慢往前,但是一直在回头保证我后面视线内有人,途中好几次尝试联系压队,发现依旧无效。

在山脊线第二次休息的时候,我赶上了领队组带的那部分人,此时也联系上了压队,说后面走的很慢。休息没多久之后,发现第五组人员到了,第一个是杜自强,放下包之后去接后面的人了,他告诉我大家的水快喝完了,问我有没有多余的水,我说有的,但也不多了(个人习惯,725ml保温杯里的水是备用水,不到万不得已不会用)。等杜自强接人回来之后,领队带的人准备出发了,留我在这边等后面的人。到了的人跟我说他们好热,我给他们分了一些西瓜霜和藿香正气胶囊。这时候我发现赵心悦躺在那休息,我让他起来,不要躺着,但是她说他现在好累,不想动了,此时说话声音还很有底气,还能跟周边的人说笑。我问他吃东西了没,她说吃了,我问他有没有头晕恶心等其他不适症状,发现她并未出现这些症状,而且嘴唇和面部颜色正常,这时候给他补了一包葡萄糖和冲了一包口服补液盐散备用。发现她的水也用得差不多了,从我的保温杯分了一小半水给他。等压队到了之后,我们中间一批人休息差不多了,我把她交代给压队,准备带着中间一批人继续爬坡。走了也没多远之后,听到对讲机压队在叫我,但是他可能收不到我的消息,我回复之后没有任何变化,在有一个位置(跟刚才大概相隔三五米)可以清晰收音的时候听到他叫我回去,我回他我回去也解决不了问题,之后,再次失联。此时我意识到这个女生要下撤,我在原地拿手机找到了最近的下撤地点,用对讲机联系领队告知情况这个女生需要撤下去,但当时并未意识到她已经没有办法行动。跟领队说完之后听到领队说下面压队很着急地在呼我,让我带着医疗包下去。这时候我意识到可能有点不妙,放下包,带上所有的医疗包跑下去,这时遇到下来接人的杜自强,我们一块往下跑。在我赶到的时候看到有人抬着他的脚,有人护住她的头,声音微弱但意识清楚,面色正常。我跟压队当即做了背人下撤的决定,扶她起身的时候感觉到他的体温有些高,如果说前面我都觉得一切还在可控范围之内的话,体温的异常让我心里有点警觉。在接力背了一棒之后,我看了我的登山包,我突然想起来我刚在这找下撤点的时候我的手机是有信号的,随即掏出手机拨打了120。

跟120联系上之后,跟120说了病人当前的状况,和我们的位置信息,120也不知道我们当前的位置。旋即加我微信让我给他们发定位,并让我先跑到大路边上等候救护车。这就有了副领说的那一幕,我冲过山顶的时候,一手拿着对讲,一手拿着手机盯着好友申请,加上微信之后,我第一时间发去了我们的位置信息,让他们先往这个方向来。往山下冲的时候,也跟120报告了病人的最新情况。120询问我是否需要救援队帮忙,当我得知救援队是从市区出发的时候说了不需要。120听完病人的最新情况的时候初步判断问题不大,让我们可以现将她放在阴凉地休息,此刻我发现我联系不上背人的压队,我尝试大声呼喊,没有回应。这时候我用对讲机联系上了山上的陈婧婧,我轻装下山的时候发现这段路很难走,我觉得他们三个可能并不一定能顺畅地将人背下来,所以我让陈婧婧赶紧带人下来支援。我脑子想的都是急救培训的时候老师说的,急救就是抢时间,所以我觉得应该饱和式救援,宁可浪费不能不够。到山下我第一时间给120发去了准确位置,并拍摄了道路两边的景观给他们发过去。此刻我并不知道120还有多久到,也不知道大巴车离我们那的距离,我想用对讲机联系山顶,发现再次无效,此刻对讲机里陈婧婧告诉我山顶有信号,可以用微信联系。我那个马路边信号并不好,我找了一个好一点的位置举起手机,本来想打电话,发现这信号根本听不清。后来发微信语音告诉领队稳住现在安全的人,不要让事故进一步扩大,建议本次活动终止,所有人今晚下撤,让大巴车现在即刻到我的位置,下撤时如有必要的话包里只装基本的水和食物,丢掉一些不必要的物资。我让领队联系农家,让大巴车上来,我也在联系农家,给他发具体的位置,也收到了120的消息说还有20分钟即将抵达。弄完这一套之后听到了压队的声音,说让我去帮忙换人,旋即上去把人背到了马路边。后面来了两辆皮卡车,我们拦了下来,想让他帮忙送人其中一个答应了,说只送到山下,不会再往前的,我说没问题,随即我们上车。在车上我联系120开位置共享,发现我们方向反了,我随即让司机掉头,但司机显然不想往回走,我们掰扯了几分钟之后司机说可以掉头,但只能送到前面那个村口,我提出可以加钱,死活不愿。到了那个村口之后看到了在那游玩的三家人,请他们帮忙送我们去跟救护车汇合,大概十分钟左右之后,我们在路上遇到了救护车,将人转移到救护车之上,中间全程确认患者意识清醒。

患者转移上救护车之后,我与禹庚跟随救护车前往医院,压队带杜自强和德国老师返回。救护车上救护人员检测患者体温、血压、心率、血氧完全正常,判断并无大碍,但需要去医院做进一步的检查确保万一。此时得到救护人员的判断后,我旋即跟领队组反馈当前结果,救护人员开始扯闲天了,我的精神状态也放松了下来。后面就是我与禹庚协助赵心悦在医院办理各种手续和进行检查(抽血化验和心电图),八点多出了检查结果,医生看了检查结果后跟我说就只是累了而已,人没有任何问题。随后打车回农家与大部队汇合,大概在九点五十左右抵达农家,此次处置结束。

问题和反思以下观点仅代表个人看法和建议,供大家讨论。先后顺序仅代表我想到哪说到哪,不代表按重要性排列

1、与队医相关问题的反思

首先是药品的存放问题,确实乱。一大堆药杂乱无章地堆在三四个纸箱子里,没有标签和分类,也没有任何保护措施。在找药品过程中发现一些有些药品的包装已经磨损或者破损,有些药品已经过期,被我清除掉了。强烈建议药品的存放区域重新规划,对药品做好分类储存和规整,每次出队之后由队医将所取药品重新归位,留好整理归位之后的证据,以备药品再次混混乱之后的溯源。药品问题真的非常重要!!!

其次是药品的注意事项问题,药品的取用都会有一个表格,这个非常好。我注意到这个表格里面同类型的药列了好几种,但是并未注明药品的注意事项和禁忌。比如不同类型的感冒药可能不能同时使用(大概率是不可以的),布洛芬和对乙酰氨基酚不可以同时使用,对乙酰氨基酚每日摄入量不建议超过多少否则容易引起肝脏衰竭。这里面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感冒药和布洛芬或者对乙酰氨基酚是否可以同时使用?因为很多感冒药本身包含了后两者的成分,同时摄入很容易造成某一种的摄入超标反而增加危险。以上只是我了解到的一些问题,那张药品的列表里其他药物可能也会存在类似的问题。我的建议是可以在取用药品的那张表后面加上不同药品的注意事项,而且可以咨询医学或者药学的同学对他们的一些使用注意事项加深了解,并且我觉得功能类似的药品仅带一种就可以。

第三是队医这个“医”字的问题。这个“医”字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治病救人的医生,但是我们只是稍微了解过一些急救知识的普通学生,并没有行医的资格,这一点一定要在行前告知书跟大家说清楚。我的建议是要么就把名字改成 “急救员”之类的名字算了,同时告知书里面加入“队伍中虽然有掌握急救知识的同学,但并未配备专业的医疗人员,由于队伍中无人具有行医资格,所以一些常见药品仅为队伍统一携带以备不时之需,为当事人根据自身情况自愿按需取用。”类似的语句,这样不管是对社团还是对领队组,都是一个保护作用。

第四是于关个人急救信息的问题。此次活动虽然在报名问卷中填入了既往病史和过敏史的调查,但是依然出现了桃子过敏的同学误食黄桃的情况。我个人觉得是因为这些信息只有领队组掌握了,队员并不知情而导致的。而且作为领队组的队医,我本人竟然对大家的血型这种基本信息都一无所知,这是户外急救卡的最基本信息,我的疏忽实属不该,这一点我应该深刻检讨。我的建议是,可以在每条线路的队伍的正式队员中收集大家的姓名、组别、血型、既往病史和过敏信息等关键信息,制作成塑料卡片分发给每个人用钢丝绳挂在各自的包上,这种卡片的成本很低,最多也就一块两块一张,而且这样每次队伍都会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周边,同时队医应该将这些信息打印下来随身携带,一旦发生意外,急救过程中这些信息会起到极为重要的作用!

2、一些其他的问题和反思

首先是对讲机的问题。在山里四个拿着对讲机的人用微信交流,我属实是没绷住!这批对讲机存在严重的通联问题,这次过程中屡次出现通联故障。建议以后出发前对讲机的测试不要只是面对面的测试,领队组带回各自宿舍再进行通联测试,中间一定要有足够的距离和障碍物。

其次是信息不畅的问题。在我抵达路边之后,想联系农家和大巴车才发现我并没有二者的联系方式,这时候要跟领队联系获取联系方式再进行沟通,无形中增加了联系成本。建议今后队伍中农家和司机的联系方式以及类似相关人员的联系方式都打印出来纸质版领队组每人随身携带一份。

第三是水的问题。首先我的态度是极力反对领队组给全队背什么备用水的,我多的那个725ml水只是个人习惯。在户外的环境中,你找人要水本身就一种不那么道德的行为,而且自己的水往外给也会非常慎重的。领队组帮全队背备用水,就是让队员从一开始就养成这种坏习惯:少带一点也没关系,反正不行到时候还可以找人要的。领队组帮全队背备用水,就是实打实增加了领队组的负担和风险,领队组一旦崩了,就意味着队伍崩了,即使是只有领队组中某个人崩了,也是对军心极大的打击。领队组的责任到底是是什么?我觉得肯定不包含保障队伍后勤物资这一条。我的建议是,领队组肯定要尽到提醒和督促的义务,包括“四三三”原则、饮用水怎么喝,给人讲清楚就够了。你要就是不听的,那就应该吃苦头啊,凭什么你不听我的我还哄着你啊。领队组应该对队伍负责,而不是对某个人负责。当然,领队组应该对缺水人的状况做评估,保证队伍的安全,如果不能继续走的,该下撤下撤,或者实在情况严重的可以从自己的备用水里分一点给他,撑到走到下一个补水点,但是绝对不是一开始就给全队背备用水。这次队伍中出现有人缺少水的情况,大概是从三尖爬到中段翻过那个石头之后开始的,但是在爬三尖之前我就给大家补过一次水了,水补到最后还剩500ml左右没送出去。缺水问题的出现,我觉得主要原因是饮用水管理出现了问题,我的建议是今后队伍每次休息喝水和爬坡这种可能造成大量水资源消耗的行动之前都应该提醒饮用水管理和“四三三”原则。

选人的问题。此次选人的问题,我主要想说的是外校人员的问题。我记得推文中都会提到本校优先之类的话,但是这个本校优先是怎么体现出来的呢?我的感觉是每次队伍中都有外校的同学,难道真的是本校同一水平的人都跳完了吗?
我觉得不如改成“考虑到校际交流因素,视报名情况会酌情设置一些外校同学名额。”还有这次外校的人里同济那个老哥是个大问题,临出发发现背了个日常通勤包,也没有任何装备。我觉得以后外校的同学装备会和准备会必须至少有一个线下参加,新人装备会必须线下参加,或者设置一些其他条件比如必须是参加过野协的同学引荐或者一起之类的,我觉得应该加强外校同学参加活动的管理,否则他们容易成为队伍的薄弱点。

最后是关于自甘冒险原则的问题。讨论这个问题,我确实是在这次意外中想到过最坏的后果。社团是活动的组织方,而且我们是收取了费用的,所以万一真出现意外的时候责任怎么判定是一个需要关注的问题。我建议在知情同意书里面加入“本人已了解《民法典》中规定的‘自甘冒险’情形,并且了解了本次活动风险,自愿参加,本人所有行为符合《民法典》中规定的自甘冒险的描述内容。”具体的措辞或许需要咨询一下学法律的朋友,加入这一条最少是该条线路的领队组的一个保护。

感想

虽然上述说了很多问题,但我绝对相信这些问题不是我们四明山这次活动所独有的问题,暴露出来供大家讨论,希望我们今后的活动不管是从流程上还是执行上都能够越来越完善。就此次四明山或活动而言,虽然称不上完美,但最少是完满的。感谢你们,我的搭档!在出现意外的处置中,领队坐镇大部队稳定军心,副领冲锋在前机动支援,队医和压队负责具体处置,虽然我们没有提前预演,但是各自的默契却呈现出了一次成功应急情况处置,你们真的很优秀!户外是一个充满意外和不确定性的环境,它真的迷人又讨厌。我们想通过不断地完善流程和预案来治病于“未”,还要不断增长自身的实力和经验治病于“已”。这次活动之后我也在反思自己,是不是太久没出户外思想开始麻痹,所有的理论只在口头盘旋。长久以来的被论文折磨确实让在这次出队的准备工作有些大条,太久没有复习户外、急救的技能也让我自己趋于生疏。记得有个军事评论家说的,打胜仗的理由千万条,打败仗的原因就一个:准备不足!太久的躺尸生活,让自己的体能和技能都有了很大程度的下降,但是我优秀的搭档们,感谢你们补足了我的缺陷完成了这次徒步活动。大家的互相成就,这或许就是团队的意义吧。在不同的活动一次次重新认识大家,一次次爱上山野,也一次次烙下深刻的印记,很荣幸进入大家的记忆,很高兴与你们相知!
回复 | 结构树
以树状图样式打开这个帖子
|

Re: 2024.3.30 重装四明山四尖队医总结--XZ

周澳
幸泽提到的问题有几个我觉得是需要下次出线前立刻解决的,其一就是知情同意书的问题,确实应当用更清晰专业的法律语言把自甘风险原则和免除领队的赔偿责任问题上讲清楚,可以咨询法律专业的朋友,或者参考复旦登协的条款(目测比我们的全面)

其二是队医的称呼确实可以改掉,并且在招人贴和知情同意书中更清楚的说明。

前述两条这些对于保护领队组确实是非常必要的;

第三是全队队员、司机、住宿地、基地联系人的联系方式确实应该行前领队组成员全部离线保存。

我应属于这无尽的原野

zjy
回复 | 结构树
以树状图样式打开这个帖子
|

Re: 2024.3.30 重装四明山四尖队医总结--XZ

zjy
管理员
作为对酒鬼帖子的答复
酒鬼 wrote
首先是药品的存放问题,确实乱。一大堆药杂乱无章地堆在三四个纸箱子里,没有标签和分类,也没有任何保护措施。在找药品过程中发现一些有些药品的包装已经磨损或者破损,有些药品已经过期,被我清除掉了。强烈建议药品的存放区域重新规划,对药品做好分类储存和规整,每次出队之后由队医将所取药品重新归位,留好整理归位之后的证据,以备药品再次混混乱之后的溯源。药品问题真的非常重要!!!
我去年十一月的时候整理了一次,后面可能各个队伍的队医没注意,弄乱了,我医疗培训上强调一下吧

酒鬼 wrote
其次是药品的注意事项问题,药品的取用都会有一个表格,这个非常好。我注意到这个表格里面同类型的药列了好几种,但是并未注明药品的注意事项和禁忌。比如不同类型的感冒药可能不能同时使用(大概率是不可以的),布洛芬和对乙酰氨基酚不可以同时使用,对乙酰氨基酚每日摄入量不建议超过多少否则容易引起肝脏衰竭。这里面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感冒药和布洛芬或者对乙酰氨基酚是否可以同时使用?因为很多感冒药本身包含了后两者的成分,同时摄入很容易造成某一种的摄入超标反而增加危险。以上只是我了解到的一些问题,那张药品的列表里其他药物可能也会存在类似的问题。我的建议是可以在取用药品的那张表后面加上不同药品的注意事项,而且可以咨询医学或者药学的同学对他们的一些使用注意事项加深了解,并且我觉得功能类似的药品仅带一种就可以。
写这个表的时候,我问了很多人,都没异议,我已经尽力完善了,发现问题再不断完善吧
天地辽阔,万物有灵。
回复 | 结构树
以树状图样式打开这个帖子
|

Re: 2024.3.30 重装四明山四尖队医总结--XZ

酒鬼
轺子哥很努力了,这个看得出来,说实话看到药品和医疗物资那么齐全我是惊到了的。我发这个我不觉得这个只是医疗队的任务,更不应该是医疗队队长一个人的任务。每次出线的领队组都是最直接的关系人,对当次线路社团物资组的整理、存放有直接责任,医疗队在培训上强调固然需要,医疗队可以起监督作用,但是更需要的是每次领队组成员的重视。

药品禁忌和注意事项这块,我觉是找找药学或者学医的同学或者老师比较好,如果有需要我也可以帮忙找找资料。
回复 | 结构树
以树状图样式打开这个帖子
|

Re: 2024.3.30 重装四明山四尖队医总结--XZ

liutianle
作为对酒鬼帖子的答复
酒鬼 wrote
提醒饮用水管理和“四三三”原则。
“四三三”原则是啥?

周澳 wrote
幸泽提到的问题有几个我觉得是需要下次出线前立刻解决的,其一就是知情同意书的问题,确实应当用更清晰专业的法律语言把自甘风险原则和免除领队的赔偿责任问题上讲清楚,可以咨询法律专业的朋友,或者参考复旦登协的条款(目测比我们的全面)
所以有没有学法律的朋友帮帮忙😂
周末的净山线明天就准备会了。。。。
我想 在大雨之后,把旗帜插在最高的楼
ZX
回复 | 结构树
以树状图样式打开这个帖子
|

Re: 2024.3.30 重装四明山四尖队医总结--XZ

ZX
管理员
作为对酒鬼帖子的答复
XZ,是我ZX的神

有几点这周的东海云顶就能进行改进
'Tis not too late to seek a newer world.
Push off, and sitting well in order smite
The sounding furrows; for my purpose holds
To sail beyond the sunset, and the baths
Of all the western stars, until I die.
回复 | 结构树
以树状图样式打开这个帖子
|

Re: 2024.3.30 重装四明山四尖队医总结--XZ

酒鬼
作为对liutianle帖子的答复
liutianle wrote
酒鬼 wrote
提醒饮用水管理和“四三三”原则。
“四三三”原则是啥?
“四三三”原则就是出野外之后的物资和体能分配,上山40%,下山30%,备用30%。也有叫“三三三”原则的,但是大概意思都差不多,我觉得前面是几倒是其次,最重要的是备用的30%。
回复 | 结构树
以树状图样式打开这个帖子
|

Re: 2024.3.30 重装四明山四尖队医总结--XZ

nizhenyang
作为对酒鬼帖子的答复
原来出事的这个女生是赵心悦?去年我开线的时候她还装备没来,第二天我再来帮她开仓库,一句麻烦了,不好意思之类的话都没有说。不知道这次总结她说了啥,是不是跟tpy一样离谱。。。。黑名单还是赶紧弄起来吧。
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
回复 | 结构树
以树状图样式打开这个帖子
|

Re: 2024.3.30 重装四明山四尖队医总结--XZ

宋昊南
作为对zjy帖子的答复
几个纸箱子装的药品有一些规律,比如外用的、内服的、蚊虫蛇的。不过地方狭小,纸箱子也不太好找东西,可以大家一起收拾收拾,也能之后知道东西在哪了。
srt
回复 | 结构树
以树状图样式打开这个帖子
|

Re: 2024.3.30 重装四明山四尖队医总结--XZ

srt
该帖在被更新。
作为对酒鬼帖子的答复
酒鬼 wrote
第三是水的问题。首先我的态度是极力反对领队组给全队背什么备用水的,我多的那个725ml水只是个人习惯。在户外的环境中,你找人要水本身就一种不那么道德的行为,而且自己的水往外给也会非常慎重的。领队组帮全队背备用水,就是让队员从一开始就养成这种坏习惯:少带一点也没关系,反正不行到时候还可以找人要的。
按照这种理论的话,领队组的备用食物、过量的气罐也都不用带了。要知道一条线招的会员们不都是像协会干事一样,能拿出一百分的严肃来对待这条线路,在强调了各种问题的前提下仍然有一定几率会有人出问题,当然如果有大批人出现缺水的问题就说明领队组准备会上给队员预估的用水量是错的。
提醒和督促队员这件事和领队组为一些意外事件保底并不冲突,领队组做的过量准备就是为了以防万一,在准备会上应该告知队员对饮水、食物做充足准备,气罐节约使用,如天气炎热就要让队员多带一些水,但这不意味着队员如果有一点犯错就要独自承担糟糕的后果,毕竟谁都会犯错,领队组还是要有人情味的。

记得19年和宁诺四人小队伍走冬武功,作为宁诺两个新领队的领培,文颖压队,因为风过大导致走得很困难,当天走的时间和线路强度都超过预期,包括我在内准备的饮用水都喝完了,其中一个领队体能已经透支,我问文颖走不到营地咋办,她说她多背了2L备用水,保我们至少能度过那一晚。当时我感觉一下子心里就有底了,虽然很快队伍就走到了营地,证明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但是这件事让我认为合格的压队还是应该有这种愿意做一点牺牲的精神。
人要有一颗无声但有力的灵魂
回复 | 结构树
以树状图样式打开这个帖子
|

Re: 2024.3.30 重装四明山四尖队医总结--XZ

酒鬼
我不是反对准备备用物资,我只是反对把所有的备用物资都集中到领队组这里来,所以要告诉他们“四三三”的分配原则,每个人要有自己的备份。领队组也是普通人,一个人能拖多少人呢?你们是四人小队,所以文颖的2L水就让你有底了,那么会员线是30多人大队伍,要多少水才能让大家有底呢?领队组准备自己的备用物资本身就可以存在一定的容错率,但是范围有限。
srt
回复 | 结构树
以树状图样式打开这个帖子
|

Re: 2024.3.30 重装四明山四尖队医总结--XZ

srt
”领队组准备自己的备用物资本身就可以存在一定的容错率,但是范围有限。“
容错范围当然是有限的,如果你认为备用物资需要保证大部分人出问题的情况下都能保底,那说明领队组的准备会出了问题。遇到个别会员找领队组要水的行为不是值得抱怨的事情。我一般自己能做到精确用水,在这个基础上给队伍背1.5L备用水。自己的备用水是给自己用的,不要和队伍的备用水混淆。

”每个人要有自己的备份“
这就是领队组对线路和队员体能情况的判断问题了,相当于你想让全员人均背2L还是2.5L水,食物准备120%还是150%,人均负重提高也会拉慢队伍速度,看你是想让队伍整体变慢来提高容错率,还是愿意保证队伍速度,一旦出现个别问题,让领队组通过多背备用物资来解决。

"包括“四三三”原则、饮用水怎么喝,给人讲清楚就够了。你要就是不听的,那就应该吃苦头啊,凭什么你不听我的我还哄着你啊。"
多提醒当然是对的,但有没有想过很多会员出问题并不是因为不听领队组安排导致的,即使讲清楚了,有些人的体能、经验的客观条件就是满足不了你的要求,为什么要抱着戾气去对待会员呢,领队组和向导有什么区别?领队组带线只是把所有要求都详细说一遍,然后就变成向导了吗
人要有一颗无声但有力的灵魂
回复 | 结构树
以树状图样式打开这个帖子
|

Re: 2024.3.30 重装四明山四尖队医总结--XZ

酒鬼
不要在这里面偷换概念以及断章取义,可以全文看完再说嘛。
这里面就涉及到领队组到底职责是啥,有限责任还是无限责任?我觉得领队组在带领队伍的前提是首先保证自己要全程走下来,领队组本身就在队伍担任了很多其他的任务,然后再带这两升水到底有多少性价比,这难道不是值得讨论的问题嘛?你让每个人自己给自己备份难道不比这个两升水有性价比嘛?

“如果你认为备用物资需要保证大部分人出问题的情况下都能保底,那说明领队组的准备会出了问题”
首先,我认为领队组携带的备用物资一定是给队伍准备的,而且是起托底作用的,而不是针对某个人的,所以需要从队伍的角度去考虑。

“遇到个别会员找领队组要水的行为不是值得抱怨的事情”
我没有抱怨,不要偷换概念,这里讨论的是领队组多带额外的2L水有没有必要的问题。

“自己的备用水是给自己用的,不要和队伍的备用水混淆”
我明确说明说了我多带的水是我自己的习惯,没有相混淆。

“这就是领队组对线路和队员体能情况的判断问题了,相当于你想让全员人均背2L还是2.5L水,食物准备120%还是150%”
NO,这个不是领队组对线路和队员体能判断的问题。30%的物资和体能备用,这个是中登协老师培训的时候讲的,就跟你建保护站最少要有两个独立可靠的保护点是一样的,并不是你想不想的问题。还有这个不是领队判断不判断的问题,这个备用不是用来处理能判断的情况的,这是应急物资,是用来处理你没法预料的情况的,最好的情况就是这30%你原封不动地带回来。我不觉得我把这个习惯或者说是规定告诉一个刚入户外的新人或者说以此标准来要求一个新人或者说不知道这个习惯的老人有什么问题。

“一旦出现个别问题,让领队组通过多背备用物资来解决”
一旦个别出现问题,队伍的速度也不可能快,所以单就队伍速度而言,也无法通过领队组多背的那点东西解决。

“为什么要抱着戾气去对待会员呢”
我不清楚这个结论是怎么得出来的,就因为我不哄着他我就变成带着戾气来对队员了嘛?我不知道野协其他人对不听领队组的人是怎么对待的,难道是一个个哄着他们要听话嘛?我让一个犯了错的人长长记性怎么就变成带着戾气对待队员了呢?我当然知道有些会员出问题不是因为不听导致的,但是这个不在我们当前这个问题讨论的范围啊。当前的问题是:简单的东西,我告诉你怎么做了,你不听,然后你自己难受了,我觉得这个成本是应该自己来承受的。这跟体能、经验能不能满足我的要求毫无关系。